懶懶的瀏覽那些無意義的照片
不經意瞥見她腳踝上不太顯眼的刺青
種種蛛絲馬跡總是可以一再驗證
有種人確實是活在謊言建構的世界
而且不介意被拆穿的後果
就好像總是會有自願者甘心受騙
那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方式
旁人的確是不需要表達太多意見的

兩星期的流浪過後
一切又back to normal
幾乎零時差的重返崗位
像只是做了一場關於土耳其的夢

我仍舊像過去一樣
一塊一塊慢慢的拼湊自己
調整步伐修正再修正

在模型塑造完成後的多年
改變一個人真的不是那麼簡單的
創作者介紹

Miniffy的大小事

minif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