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快樂之後的太快樂
這樣的反差該怎麼調適?

就連想陷入憂鬱
也是舉步維艱
像個白癡般傻笑過日子

明明知道你說的那些都是謊話
so what?
我已經不知道該追求的是什麼
或許我什麼都不需要

而明明知道不需要
卻仍像個溺水者般本能地捉住身邊的浮木
浮木其實是殘破的雨鞋
骯髒不堪不值得一顧
卻還當個寶似的

好好笑
怎麼那麼好笑
每天都在笑
我在笑什麼?




創作者介紹

Miniffy的大小事

miniff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